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最后的驱魔人:午夜碟仙 > 第2476章 梦中旧忆

第2476章 梦中旧忆(第1/2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不知道你会来啊,凌霄没有告诉我。”

“可这么多老朋友,这么多旧相识,你却只给蓝辰准备新年礼物……”

楚风华点到为止,神情幽然。但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何止是他,很快海蓝也笑着追问:“该不会,只有收到礼物的人才是你真正想要一起团年的人吧?”

“……”

说不是,蓝辰会误会。

说是,又不是那么回事。

我抬手指着凌霄依旧提在手中的些许礼盒回答:“给你们准备的礼物在凌霄那儿,如果有遗落,下次我补上吧。”

海蓝得理不饶人,依旧在问:“奇怪,怎么你给我们准备的礼物在凌霄那儿,这会儿还和凌霄一起过来?好像,凌霄没有去接你的必要吧?”

我也觉得没有,可凌霄担心我爽约,之后又被我的各种模糊不清的解释搞得心情不好,这会儿面对海蓝的调侃也没什么精神应对,慢慢放下手中礼盒便在蒋忆身旁入座,此后一直一语不发的选择沉默。

总觉得做什么,都会被海蓝她们误会为有心,却又会被凌霄误解为无意。自从提到蓝语转世也会与蓝辰有关后,他便提不起什么精神,犹如这些年对我的旁敲侧击全成了无用功,满满的心事堆积在眼底,令我很不好受。

我总想说点儿什么宽解,可那时的情况的确不是解释的好时机,只有知晓实情的蒋忆笑着起身打圆场,对身旁同样沉默的蓝辰说:“外公,人都到齐了,不如开席吧。”

蓝辰回神点头,我只能从余光瞧见他的姿态。

实际上宁可被楚风华和海蓝调侃,也不敢正视身旁的他。那样的情愫,那样的心境,那样熟悉的气息,那样安静的姿态……他就在我身旁,却要克制心底那份深藏的喜欢,对我来说,真的很难。

后来,觥筹交错。交杯换盏间,巧儿突然用轻快的语调对蓝辰说:“外公,神女爱吃家常菜,您给她夹菜啊。”

虽说是客,但我并没有真的客气,没怎么夹菜是因为身旁熟悉的气息太近,我一直寻着蓝辰平静的呼吸久久失神。

凌霄很快站起身来招待客人,热情的声音充斥在耳畔,像是刻意岔开思绪、岔开话题,不想让任何人回想凌巧说了什么,沿着席桌挨个挨个的敬酒,与众人熟络。

我们这边反而冷清了下来,回神时,手边已经多了一碗汤,是楚风华递来的。

他就坐在我身旁左侧,似笑非笑的玩味凝视:“还是我来照顾你吧。”

“不用。”

我和海蓝几乎同时说出这话,未想她依旧关注着我们这边的情况,妩媚动人的双眸,灵光闪烁的朝楚风华所在的位置一瞥,隔着满满的宴席从另一端对他说:“天星在魔界出入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我是记得我同她提过以前的些许事,可此时说出这样的话来,难免令人想入非非。

但楚风华认识我的时间也不短。他这个人就算行动上占不了上风,话语间也会压人一头。

正欲反驳,那边朝阳就已经率先开了口。幽幽眼神看来,暧昧的眸光在我和蓝辰身上缓缓来回的打量:“我刚听到了什么?天星以前常来魔界玩吗?”

上次才说过的事,她又不是不知道,这会儿问这个问题干嘛?

总觉得意有所指,凌霄敬酒转移注意力的做法一度失败。当所有人的注意力再次因朝阳和海蓝的话吸引而来时,我感觉身边的气氛渐渐压抑。或许是因为坐在我身边的人,并不想在这时提及如此尴尬的话题……

“是啊,我以前常来魔界。”大大方方的,我用余光瞄着蓝辰脸上肃重的表情,笑着同朝阳解释,“那时候,我们……”

“别说了。”

话未说完,便被凌霄干冷的声音打断。

他空冷着一双眼眸朝我看来,凝重的神色使我嘴角挂着的笑骤然一僵。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心情不好,但他看着我,十分冷静的重复方才的话语,继续说下去:“别说了。如果您和外公没有机会在一起,就别说了。”

一时间,气氛诡异。

是为了试探,还是为了得到一个真相。所有想法,不得而知。

我只能在尴尬中失神凝视着凌霄隐忍悲凉的神色,仿佛先前种种皆是一种伤害。如果我不能和蓝辰在一起,不止伤害了蓝辰,也伤到了他的期待。过往所有努力,终将付之一炬……

可他也太冲动了吧,这时候说出这样的话,他就不担心会令蓝辰难堪吗?

偏眸看着身旁人,他脸上沉默隐忍的表情已经克制到极致。我真的很怕凌霄一句话会引来蓝辰更加伤感的回应,连忙将垂下的右手从桌下悄然拽住蓝辰的衣襟,打算先稳住他,再慢慢想说辞同凌霄解释,化解此刻尴尬。

但我也是傻。明明想要握住蓝辰的手,真正抓住他衣襟那一刻,才猛然意识到碰到的居然是他的……腿。

两只手明明在桌上放在的啊,为什么我看不到?

心急如焚的作出这样有欠妥当的事,刚巧碰到的又是他的……

他应该不会误会我是想趁机吃他“豆腐”吧?

红着脸,我清了清嗓子站起身来,不自觉就松开了身旁人的衣襟。

目光与凌霄碰撞的那一刻,更是深吸一口气,才有勇气开口说话:“我和你说了啊,你不是不接受吗?”

来之前明明有问他接不接受我有两位夫君这件事。可那时凌霄白了我一眼,在我看来,不是不相信我的话,便是认为这样的说法乃是天方夜谭,他根本接受不了。

而以朝阳和海蓝的好奇心,听到我的说法后,她们立即看向凌霄,追问他有关我私下里同他说的事。

见此,我连忙转身抓住蓝辰的胳膊,趁所有人不察,匆忙带着他离开了宴席厅。

那时魔界的天空已经昏暗下来,黑色的石窟小道被朦胧的琉璃灯照亮,一盏盏金灿晕黄的琉璃灯突显着新年喜庆。直到走到僻静处,我才停下脚步看着他略显困惑的神色,尴尬开口:“凌霄是小孩子性情,方才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好像在他的意识里,他才是真正和凌霄血脉相关的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替凌霄说话,后知后觉才发现依旧紧扣着蓝辰的手腕。过了一会儿,便慢慢松开,注意到他手上依旧拿着的礼盒,之前没地方放,被他放在了手边,也不知离开时怎么被他带出来的,我只好在他沉默中边走边说:“里面是我做的一套衣服……水蓝的底面,绣着梅花。之前你不是问我,什么样的白色小花适合用来做绣样吗?后来我想了想,白色的梅花合适,象征高雅,很合你的气质。”

我以为他不会回答。

那段时日我同他说话,十有八九所提之事,他皆会选择沉默,顶多同我点头已示回应。

但那天,走到回廊处,他突然顿住脚步认真问我:“那****不曾提到白色,为何会……”

啊,果然还是注重细节啊。

我想了想告诉他:“不是提到了莲花、梨花、苹果花吗?它们都是……白色的啊。”

明明不是很重要的事,可记得他说过什么,又好像很重要。

想起他那件衣摆绣满苹果花的侍袍,我不由就囧了,慌不择言的问他:“上次送你的核桃有吃吗?”

也不知是谁更尴尬。夜色下,他清亮的眼被朦胧的光影笼罩,晦暗不明的,有些看不清。我只好磕磕绊绊的慢慢解释:“我喜欢吃椒盐味的。有种山核桃,这么大,炒出来很好吃。”

每次和他说话,总有种自言自语之感。

说到一半,我便不说了,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去哪儿。垂着头,盯着脚下被冬日寒风吹得冰凉的石地,突然感觉脸颊有些凉。抬眸时才发现夜空飘着雪,迎着廊下璀璨光影徐徐坠落。

好浪漫的场景,可惜我身旁的他不善言辞。

沉默一会儿,我便兴致勃勃的提议:“不如我们换个地方守夜吧?”

孤男寡女什么的……

只怕朝阳和海蓝发现我们提前离开后,不是私下议论,便是暗地跟踪。

想到后者存在的可能性,我连忙走回蓝辰身旁,紧紧拽住他的衣袖,祈求的说:“走吧,我们可以去你喜欢的……”

“还是去你喜欢的清泉山庄吧。”身后传来的声音突然打断思绪。大冬天的,楚风华依旧摇着白色折扇幽幽走近,脚步轻缓的踱到身边,暧昧目光顺着我拽着蓝辰衣袖的手匆匆一过,盯着我笑得颇有深意,“不是喜欢江湖儿女的豪爽,酷爱风餐露宿吗?”

他直接说我喜欢吃烧烤不就得了,干嘛说得这么文艺?

我慢慢松开蓝辰的衣袖,听楚风华似笑非笑的继续说下去:“清泉山庄是个好地方,就在你现在调查灵异事件的学校附近。那地方……”

幽幽眼神转向蓝辰,楚风华突然收了折扇,用它轻敲我的头:“时常备着各种你爱吃的菜,你几乎每周都会去一次。”

那又怎样?难道我不知道清泉山庄餐饮集团的幕后老板是蓝辰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