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最后的驱魔人:午夜碟仙 > 第2475章 再陷旧梦

第2475章 再陷旧梦(第1/2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可听闻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后,他的神情更加惊讶起来。

好似没有想到我会作出这样的“报复”举动,我只好在他目不转睛的注视下微微撇嘴,继续解释:“没办法啊,这种事就是关心则乱。她这样窥觑你,难道我还不应该有所行动吗?”

——

还记得那时我刚刚告诉凌霄要去寻找秦啸天的下落时,凌霄顿时眼眸一亮,像是意识到我的意图般,突然对我的打算产生了些许疑问。

他格外震惊,又充满好奇的站在那时我租住的小屋里,深邃双眸紧紧凝视着我,仿佛想要看穿我所有想法,一字一顿的追问:“您心里是有外公的,对吗?”

记忆中的他一直如此,每每想要从我口中探究些许端倪时,便会客客气气的对我用敬语。我却不能在那时让他知晓过多的事,唯恐他太过“激动”,暴露了我藏在心里的小秘密,只能委婉的告诉他:“找到秦啸天后,你不就知道了吗?”

好在凌霄没有继续探究,在听闻我的回答后,立即施法离去,昼夜不分的寻找秦啸天的踪迹。而我则悄悄前往魔界,就站在魔窟属于蓝辰居所的那间石窟外暗中观察他和海蓝的举动。

实际上,海蓝的确没有做什么。她只是坐在石桌旁,双手沉着桌面,目不转睛的注视蓝辰的一举一动,眼神中的确充满欣赏的意味。

我就这样不现身、不说话、不干扰、不参与的在旁边静静守候,直到凌霄找到我,用法术符纸告知秦啸天的下落后,我方才解开隐身法术步入石窟,迎着那时蓝辰略显惊讶的神色,迎着海蓝迟疑侧目的眸光,近乎“面无表情”的对她说:“我打算提升秦啸天的法力,让他修炼魔神,潜入炼狱,闭关修炼十年。”

以往总是表示对秦啸天任何事、毫不关心的海蓝在那一刻毫无防备的被我的说法震惊,立即起身询问:“他已经去了?”

“没有。”我缓缓摇头,“我还没有告诉他,我的打算。不过你若是现在赶去找他,或许还来得及同他见上一面。”

下意识的,那时海蓝便要夺门而出。可刚刚走到石窟门口,她突然顿住脚步,恍然回眸,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凝神寻思。

“你说真的,还是同我开玩笑?”

她那时依旧不敢相信的问我,即便她已经猜到我这么做的真正意图。我也没有隐瞒实情,十分冷静的告诉她:“真的,一开始我就打算这么做。让秦啸天和南宫狂他们修炼成为魔神,提升他们的实力,对他们自身和我们都有好处。难道你不想看到他实力增强,拥有足以和你并肩的法力,立足天地吗?虽然我原本计划,是在天荒末年,混沌吞噬天地时再送他们入炼狱。但方才我仔细考虑了一下,你们现在不在一块儿,你又不怎么关心他的下落,提前送他入炼狱修炼也无妨。”

如今想来,我那时的说法、做法的确有些不够朋友。海蓝只是想要观察蓝辰,或许仅仅只是抱着几分试探的心思,想要知道我是否对蓝辰有着同样的感情,却被我突然算计了一遭,与秦啸天分开整整十年……

不过后来事实证明,虽说我那时的“报复”有些腹黑,但小别胜新婚什么的,反倒促进了他们多年来停滞不前的感情。

我记得那天海蓝用十分无语的眼神打量我片刻之后便离开了魔界,回到海天宫时,竟比我提前发现了秦啸天的下落,选择了隐身。

就是那一天,那一刻,在她未曾想到的地方,发现了不曾注意到的一些事。我亦是从凌霄传来的法术符纸中得知秦啸天正在返回四海湖的途中,便与海蓝一前一后的离开魔界,在四海湖外发现了秦啸天的身影。

可惜那时蓝辰根本不知道我出现的意图,根本不知道我是因为吃醋才做出种种“报复”行为,警告海蓝不要窥觑和骚扰他的生活。

但在魔界之外,四海湖旁,那道落寞的身影突然出现之时,所有隐忍的情感都在顷刻间汇聚成心间最大的忧伤。我可以感觉到海蓝就在附近,并没有回到海天宫,她在暗中观察着秦啸天的举动,却没有接近。只有我慢慢走了过去,走到秦啸天身后,发现他将一个小小的锦盒放在了四海湖的沙滩上,慢慢垂下了眼眸。

“这是什么?”

我站在一旁轻声问他。

秦啸天对于我的出现并没有太过诧异,平静的回答我的问题:“无息果,长在沙漠的果实。”

原本说到这里,已经无需解释。但起身之时,秦啸天依旧稍显迟疑的同我说明:“她只能去有水源的地方,看不到这个世界最完整的一面。所以我便想,若是她去不了,我便将这个世界送到她眼前。这样,她的人生或许更加完美,没那么多遗憾。”

平静的语调,沉重的说法。

下意识的,我很想知道躲在暗处观察这一幕的海蓝,在听闻秦啸天的说法后,会露出何种表情。

可沉默间,来不及道明来意,秦啸天就已紧张问我:“她还好吗?”

我犹豫着不知如何作答,想告诉他,海蓝很好,好到没事可做跑去“欣赏”蓝辰,险些让我们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也想告诉他,最近海蓝其实不怎么好,她和我一样都沉静于不完整的人生中,为了不回想那些不开心的事,只能找一些别的事来打发时间,清空繁杂的思绪。

但话到嘴边,却不知说那番话才算合理解释。或许任何一种说法在秦啸天听来都不怎么愉悦,我只能在他紧张注视下缓缓点头,算是表示海蓝近来一切平顺,没什么值得担忧的。

可是……

“你想要提升法力,成为魔神,拥有永生永世不死之躯,真正从实力上能够保护海蓝的安全吗?”

前面的说法只是铺垫,最后一句保护海蓝的安全,才是我真正想要引起秦啸天注意的事。

他毫不犹豫的点头,不假思索的问我:“该怎么做?”

“去炼狱待十年,十年之后炼狱之气便足以令你修炼成为魔神。待来日洪荒末年,你依旧可以潜入炼狱修炼,届时便可以魔神之身直接过渡到天荒,甚至,不会失去这一世的记忆。”

听闻我的说法,秦啸天眼中流露震惊。

此前我告诉他们每一个人,降生天荒必定会失去这一世的记忆。可现在却有方法可以保留记忆,反倒令人不知该如何选择。

是啊,或许这件事放在朝阳和玄冥眼中,是一件极容易选择的事。

他们不想要更多挫折,不想记得曾经造成错失的种种误会,一早便告诉我,没有前世记忆,下辈子幸福快乐的在一起足以。可对秦啸天来言,让他选择铭记比选择遗忘更难。他无法背负沉重的过去到达未来,却在听闻我的说法之后犹豫片刻,轻轻点了一下头:“好。”

仅仅一个字,他沉默着,迟疑着,又重重将下颚点下。像是给自己勇气,给自己机会,给未来增添希望……缓缓抬眸,遗留苦笑,沉声反问:“如果记得,是不是就能避免未来犯同样的错,造成同样的伤害?”

他的想法太悲观,就和曾经的我、明烨、蓝辰一样。

我们就是因为各种悲观的想法,才总是与幸福失之交臂。那时听秦啸天如此感慨,我连忙在微愣中否定他的说法,轻轻摇头:“不。保留前世记忆,只是为了来生来世你在遇见她时,便知她是她。你可以给自己一个机会先一步走入她的世界,带给她幸福和快乐,让她平平稳稳的拥有新生活,拥有一段美好的恋情、一个完整的家。”

寻着他的眸光,察觉到的是他对未来的憧憬之情。

我暗自松了口气,就像了结了一桩心事一样,慢慢的就放下心来。

虽说后来没过多久,秦啸天便在我的陪同下潜入炼狱修炼。可实际上,与其说是希望他修炼成为魔神,壮大洪荒神灵实力,让他以魔神的身份保护好海蓝的安全,倒不如说这是为了未来作进一步打算。

为了以后的——联姻。

————

“我一直不提倡将姻缘的事告诉孩子们,便是希望他们能够体会其中乐趣,无论欢喜还是离愁,都希望他们不会错失其中任何一种值得怀念的情愫。”想到此处,我便懒懒的趴在桌上同蓝辰继续说道,“但今天同你和明烨透露了好些事,你们应该知道云琛以后会和一个叫阑珊的姑娘在一起,而云凡会与许悠然有些许瓜葛……其他都没什么要紧,但一定要告诉云凡,他的姻缘线牵着琳琅。一早将琳琅送去父母身边也是这个原因,我总不喜欢有女孩子嫁到我们家受委屈……”

“那么海蓝和秦啸天呢?提及他们,可是因为孩子们的姻缘在一块儿?”

“是啊。”就着他的搀扶起身,困意再次来袭,我有气无力的回答,“你不知道,当初让秦啸天和海蓝看护云箩历劫时,他们就很想让云箩做他们的儿媳。可云箩的姻缘又不在他们儿子身上……”

看着我苦巴巴的表情,他无奈失笑,忍不住好奇问我,是不是很想和海蓝做亲家。

实际上,我的确有这样的想法。海蓝那样性格的女子,看似性格豪爽,没什么责任心,实际上只要托付给她的事,她就会拼尽全力完成。我自然是相信,我们家的女儿嫁到他们家去,是一定不会受苦的。

只是未来即将嫁去他们家的那位……

“你和明烨不是想要女儿么?”迎着蓝辰微微一亮的眸光,我撑着笨重的身子继续说下去,“以后有了女儿,还是不要太过骄纵。我们应付得了,但也不能太欺负别人家的儿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