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最后的驱魔人:午夜碟仙 > 第2473章 诀别之泪

第2473章 诀别之泪(第1/2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但那场大战对我来说,就像是一场灾难。.d.

月灵透过丝丝缕缕的线索,即便不知道蓝辰以沈毅的身份守护在我身边,也从君耀口中探查出了些许蛛丝马迹。

她将明烨视为眼中钉,却又大肆进攻魔界。当明烨带着南宫狂和吴博彦等人赶来相助之时,另一批新月宫战魂又进攻了战魂之都。

我就像个局外人,恨她,却不能亲手手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和蒋心悠等人交手,等待着这场大战的结局。

人生中有着许多这样的无奈,成全了别人,便成全不了自己。

我记得那场大战最终持续到酉时黄昏,充斥着硝烟的大漠战场在记忆中只剩一片焦土。

可就在蒋心悠等人体力不支时,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物出现。

林皓白如神灵现世,款款白衣,迎风而来,所使楞严咒,令新月宫战魂无从招架。

我永远忘不了那天发生的事,永远记得当时林皓白使出楞严咒时,所承受的反噬之力。

他是见过杀戮血腥的,身染戾气的人使用楞严咒,等同于与对手玉石俱焚。

尽管我一开始便知道他抱着必死的决心,但楞严咒的威力强大无比。那时候我已经知晓明烨拥有至高神的身份,可当林皓白使出楞严咒,我仍是担心他会受到波及。

实然,那一天暴露了不少秘密。

能够摧毁世间一切黑暗的楞严咒,除了对我和明烨没有作用,便只有凌霄没有受到冲击。

在我下意识保护明烨的安全时,他发现了自身身份的秘密,也同时注意到凌霄体内流淌着至高神的血脉。

在我的梦境中,我希望所有事可以简单一些,于是梦到我的父母,梦到了他们出面帮我告诉明烨、蓝辰某些事实。

可现实中,我真正经历的洪荒,在我囤积着无数心事,不敢言说时,只有到种种关键时刻,真相才得以告知。

当然,那时明烨只是猜到凌霄遗留着蓝辰的血脉,渐渐猜到了蓝辰的身份,他自然不会想到我的魔身便是墨语,更不会想到我便是凌霄的外祖母。

而我记忆中最深的画面,倒不是林皓白使出楞严咒后,我和明烨、凌霄毫发无损。而是林皓白出现之时,引来的震撼和意外。

即便蒋忆、蒋心悠、殷瑶、杨岸等等众多昔日好友在场,那一日黄昏他出现之时,并没有与他们有所交流。我记得整个施法过程,他始终背对着他们,唯一有过眼神触碰的,便只有和造成所有纠葛的月灵。

另一个,便是我。

顷刻楞严咒,发挥巨大威力。

狙杀大部分战魂后,林皓白唯一正视、以及说话的人,便是我。

我认识他,却并不相熟。

第一次的对话,亦是我们人生中唯一一次对话。

他就在硝烟弥漫的战场,周身白袍随着肆意吹来的寒风唦唦腾飞。曾经青涩开朗的少年,仿佛在顷刻间被时光荏苒,重叠出记忆中我熟悉的、交错的面孔和神色。

那样平静的他、无悲无喜的眸光,将所有情绪收敛于落寞身影。

我看着他缓缓俯身,单膝跪地,施以大礼。双手奉上的,是他带走的镇魂铃。

平静的语气随着寒风袭来,没什么力度,又似十分坚决的道出一句:“拜谢吾主,归还圣物。”

我忘了当时的反应,究竟愣了多久方才从他手中取走镇魂铃,也忘了那时蒋忆和蒋心悠等人露出了何等惊讶的神色,看着这一幕的发生。

可谁也未想到,这句话,竟是林皓白对我说出的最后一句话。在他尚未作出抉择时,月灵突然在众人失神间跃身而起,朝林皓白发起攻击!

那一刻,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出手,想阻止月灵。可杨卓适时冲来,帮月灵挡住致命一击!

猝不及防的,是蒋心悠和蒋忆赶来相助时,林皓白用尽浑身灵气,自爆而亡!

那样魂飞魄散的离去,与其说是玉石俱焚,不如说是了断一切。

在林皓白魂魄飞散,月灵和杨卓倒地不起那一刻,我忘了月灵说了什么,似乎是骂了杨卓一句“废物”。蒋心悠无疑被激怒,冷冷的看着月灵说道:“你到底有没有心?把身边人当狗,还要要求对方忠诚!”

她心里有恨,或许是因为林皓白离去的突然。脱口而出的话,不假思索。

可月灵亦笑着,摇摇晃晃站起来,在飞舞的黄沙中,目不转睛的看向我,不曾理会蒋心悠的话,用嘲讽的语气问:“我把你不愿说的秘密带入坟墓,你可愿出手,给我个痛快?”

她知道她逃不掉,却牵扯出更多纠葛。

那时我不愿让明烨知晓墨语的事,只有月灵曾经见过我变身成为墨语的模样。

不知她是有意还是无意,我想观察明烨的神色,却始终不敢偏眸。

可谁又能料到,最终月灵是死在杨卓手上的呢?

我想过很多种可能,想过我亲手杀了她,想过她最终死在蒋忆和蒋心悠手里。可那天发生的事,有许多都成为记忆里的疑问。

我不懂林皓白所言“拜谢吾主”,暗指何事。不懂杨卓最后杀了月灵,究竟是因为蒋心悠的那番话,还是他一早便打算如此了结一生。

在月灵飘然落地,魂魄消散的那一瞬。我看见她震惊回眸,回眸看着将魔性化身为剑的杨卓,回眸看着他深邃的眼眸。

她似乎笑了,不甚凄然,却又带着几分嘲弄。

所有情愫都淹没在那日弥漫的尘嚣,朦朦胧胧的隔着黄沙,早已寻不清当时真实的模样。

我依稀不懂的,还有杨卓最后收手时投来的目光。不懂他究竟想表达什么,还是祈求什么。

在他杀了月灵之后,喧闹的战场顷刻万籁俱寂。

他就站在寒风中,任由狂风萧瑟,将他的身影掩了去。

魂飞魄散的死法,与林皓白如出一辙。

目睹这一切的我们,谁也没有说话。

可那天发生的事就这样结束了吗?

不,这只是一个开始,在小凰带着卷轴出现时,所有灾难于我而言,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那是一道至高神传达的旨意,出自蓝辰之手。

月灵已死,新月宫亡。在大家看来,可喜可贺的时刻,小凰突然现身洪荒,带着卷轴而来。于硝烟不散的战场现身,站在众人之中,刷拉一声打开卷轴,望着朝阳、海蓝等星盘神使说道:“星盘神使听令,即可诛杀君耀,不得有误!”

认识小凰多年,那是我见过她最为果决紧张的面容。

不只是我,就连朝阳和海蓝她们也不敢相信,竟然会有这样一道命令。

不曾知晓这个世界尚且有至高神的她们,根本不知诛杀君耀,意义何在。

但当明烨霎时朝我看来时,我已为难的别开了目光。唯一能够想到的便是当年唐心对我的祈求,她希望无论发展到何种地步,务必请我留君耀一条性命……

“算了小凰,算了。”

我记得那时,我只说了这六个字。小凰诧异朝我看来时,最先听到的,便是君耀从身后传来的冷笑声。

他一直都在,观及了所有战况,没有出手,冷眼旁观。

我拉着明烨的手转身欲走,却听见他从身后冷冷嘲弄的声音,与月灵说话时的口吻如出一辙:“我对你来说是个威胁,仙仙?”

就像小时候,他每次这样叫我,都是他希望我有求必应时。

很快,他又再度追问,在我脚步未停时,追了上来:“我让你觉得可怕了,是吗?若说身染炼狱之气便是威胁,难道你身旁之人不是威胁?”

在我和明烨时日不多的洪荒,他说出这样的话。如果不是君邪出手,我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可以忍住不去杀他。

而君耀当时留下的话,却成为扎在心间的一根刺。不只是我和明烨,还有君邪和唐心。

君耀之所以会身染炼狱之气,是因为唐心怀着他时,跌入炼狱。这件事,最为愧疚的便是君邪。

但君耀说话做事从来只顾自己,从未考虑旁人的感受。即便是他的亲生父母,他亦视若无睹。

而后漫长的六天,我和明烨几乎没有见面。他以静修为由,回到了战魂之都,从那之后,我与他,只能在梦中相见……

————

思绪惆怅时,蓝辰已坐在我身旁,缓缓轻抚我脸颊,唤回我理智。

他担忧的注视我的眼神,注视我微隆的腹部。

不知道方才说的话,他是否相信,也不知他如今真正担忧的是什么。我只能顺着他的目光望下去,停留在他手背,微微一笑:“小至高神很安分,却也很顽皮。怀上他之后,我都做过多少次古怪的梦了?每次都是在明烨回来的时候。你在,我不困。明烨回来,我就疲倦的厉害。你说他是不是故意的,希望我看见你的时候多一点儿,希望我陪着明烨的时候少一些。”

胡乱开了一句玩笑,抬眸望去时,蓝辰已锋眉紧皱。欲言又止的想说什么,却渐渐选择沉默不语。

成婚前也是这样,每次遇到难以回答的话,他便会选择沉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