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最后的驱魔人:午夜碟仙 > 第2472章 昔日旧梦

第2472章 昔日旧梦(第1/2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慢慢睁开眼,白茫茫的纱幔在眼前晃动。

也不知是睡得太久,浑身没什么力气;还是躺在一张铺了许多棉絮,极软的榻上。我感觉一只温热的手覆着额头,带来熟悉的感觉,熟悉的气息。

可偏眸看清坐在身旁的人是明烨时,我稍稍迟疑了一下。印象中的他,自从修炼了战魂之身,体温总是微凉。怎么现在……

哦,对了。

我在做梦,梦见了昔日洪荒的场景。那么现在,应该是……

“还没醒?”

明烨低沉的声音,打断我思绪。

我睁着大大的眼睛看他,他已缓缓拾起手边刚刚润湿的丝帕,帮我擦拭额角的汗水。

如果不是这样的举动,我不会知道在睡梦中流了多少汗。明烨移开手时,他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继续追问:“梦到了什么,为什么这么紧张?”

我紧张不是因为听见他说蓝辰灵气耗尽了吗?

“我睡了多久?”撑着手臂打算起身,在明烨尚未回答之前,我发现身体变得格外笨重。

寻着笨重的源头望去,我看到了自己隆起的腹部,足有怀孕五六个月的模样。

瞧见这一幕,我顿时一惊,诧异的朝身旁明烨看去。

他瞥见我的眸光,无奈叹了口气,温热手掌再次覆在我头顶,喃喃轻语:“睡糊涂了?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什么地方?”

“是啊……”

我缓缓作答,神情同样无奈。

再看身旁明烨,他身上依旧穿着那件梦中所见清雅的白色侍袍,将他锋毅的眉目柔和了不少。

可我这大肚子……

“这是,谁的孩子?”

我茫然失措的问他,问完之后,又觉尴尬。

明烨倒是无所谓,扶起软枕让我靠着。牵好被角后,便伸手掐我的脸:“你不是在梦里一直围着他转吗,还不知道怀的是谁的孩子?”

张大嘴巴,我讶然了一下。

听明烨的说法,肚子里的孩子是蓝辰的。

那么,现在我应该是在天荒……

是了,我在天荒。

脑海中闪回的画面渐渐连成一片,但仍有困惑的地方。

为什么我会梦到曾经洪荒经历的事,是精神错乱吗?

而且明烨掐我脸颊的感觉,好像不止掐过一次吧?

“刚刚也是你在掐我的脸吗?”

我好奇问他,总觉得之前遇到的情景,魔化变身墨语后被蓝辰掐脸颊的那一幕,实在不像是蓝辰应有的行为。

明烨了然一般的看着我,若有所思的眸光一转。像是知道我在困惑什么,他悠悠然的说:“不这样做,我怎么知道你梦见的人是他?”

他顿了顿,像故意跟我开玩笑似的继续说下去:“每次我回来看你,你不是写书便是犯困。这一次,一睡便是三天。”

一边说着,一边起身。

明烨很快便从旁边的红木书架上翻出一本书递给我,用不经意的口吻继续说道:“如果不想将梦中情景告诉我,待会儿可以告诉蓝辰。你在梦里叫了那么多次他的名字,想必梦到的事与他有关。”

可我记得的,并不是这么回事啊。为什么明烨会这么说?

垂眸看着手里的书,是我手写的,其中记录着所有在洪荒发生的事,无一遗漏。

他是担心我脑子不清醒,才会直接将这本手札交给我的吗?

可我记得这部手札的前半部分一直被蓝辰收藏着,为什么明烨会知道它在哪儿?

————

往事一幕幕在脑海中清晰,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与月灵发生争执时,脑海中出现有关第82次穿越时经历的场景。

我真的睡着了,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中场景一半真、一半假。

但我真实经历的洪荒,并没有那么多幸运的事发生。

洪荒五十万年中,我始终孤独寂寞的活着。没有见到我的父母,没有和明烨相伴到老,也没有和蓝辰一起走过最为艰难的岁月。至始至终,只有我一个人独自承受着所有的灾难和寂寞。

至少,表面上的确如此。

我记得是洪荒十万年初,我梦中画面开始的部分。

那时朝阳和青岚计划好了一切,送我去历劫。

在我担心这样的举动会令明烨感到反感时,玄冥毫不迟疑的将我推下了轮回台,将我的魂魄送入人世。当然,蓝辰的确安排了隐洹和开心化身成为我的父母,暗中保护我的安全。只是这一切,在真实的洪荒中,我并不知晓。

我真正认识隐洹和开心,是我和蓝辰成婚后不久的事。是彼此打开心结后,他才慢慢告诉我的事实。

然而,后来发生的事,如我梦中所见。平安渡过十八年后,我遇见了明烨。

但那时明烨接近我,并不是为了唤醒我的记忆,而是为了了解月灵的动向。

他一早便知晓樊月的真实身份,与我之间的交流,若即若离。

一场从一开始便预示着悲伤结局的关系,即便蓝辰化身沈毅接近,也并未与我有着太多交流。失去记忆和法力的那段日子,我一直懵懵懂懂的活在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下,直到明烨一次又一次暗中相助,方才化险为夷。

后来,真正恢复记忆和法术是在新月宫其中一个据点。

在一个漆黑无比的山洞中,月灵以樊月的身份将我诱骗了进去。

**********寻找方向时遇见了明烨,和记忆中的场景一样,他和蓝辰只有伪装成君耀的模样时,才会与我接近。

当时我被一个战魂跟踪了许久,却茫然未知。是明烨从暗处猛然抓住了我的手臂,带我躲入了石壁的夹缝中,方才逃离陷阱。

无论多少年过去,依旧能够回想起那时的场景。

潮湿的山洞中弥漫着淡淡血腥的气味,昏暗中什么也看不清。我感觉到他冰冷的手掌轻抚着脸颊,一下、一下,动作缓慢。

像是多年的思念和哀伤都积累在那一刻,记忆翻涌而出时,眼泪也能在顷刻间落下。

正是感伤,头顶再次被明烨伸手覆住。抬眸一瞬,我瞥见门外有道人影。

蓝辰回来了,明烨俯身看我,眸光深深:“不愿告诉我,就告诉他。不然,我就只能曲解事实了。”

什么曲解事实?我完全不懂。

他该不会以为梦到那些事,是因为我希望早点和蓝辰在一起,不用等这么多年吧?

尽管,我的确有过这样的想法,但在明烨拍拍我的头,离开之后,我慢慢抚摸着腹部,脑中泛出疑问来。

我现在待的地方,是日月星辰世界中心,母石中的打造的一间屋子。

自从我怀上云凡后,便搬来这里居住,算是找了个最为与世隔绝的地方安胎。

而如今,玉仏重生,炼狱彻底瓦解,所有炼狱缺口全部打开。明烨和蓝辰轮流监视着炼狱各个缺口的情况,由云琛出面解决各处的威胁和隐患。

当然,无妄和玉仏也没闲着。尽管如今的玉仏依旧没有完全恢复前世记忆,但她知晓炼狱的事有她一半的责任。而且就算她不主动出面,部分恶魔级战魂也会为了复仇主动找上她这个“罪魁祸首”。在如今这样危险忙碌的时刻,我算是最为清闲的人。

抬眸看向门外正在说话的明烨和蓝辰,时不时便会寻到他们各自投来的目光。

若说明烨怀疑我做这场漫长的旧日洪荒之梦,只是为了早点和蓝辰在一起,并不尽然。

此刻看他同蓝辰交谈的神色,分明在担忧着什么。

看来,我也必须知晓,我究竟在梦中说了什么才行。

————

过了一会儿,蓝辰步入室内。

刚刚脱离梦境,瞧见他穿着一身碧天水蓝的衣衫,我并不适应。

就像方才看见明烨那样,我看了蓝辰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那时他已经坐在我身旁,轻轻持起我的手腕,查探我的脉息。

很紧张的样子,像是在担心我的情况。我忍不住小声问他:“明烨走了吗?”

“嗯。”他抬眸,清亮的眸光笼着我,不疾不徐的问,“梦到了什么?”

“……不好说吧。”我迟疑了一下,“明烨刚刚化魂潜入我的梦中,谎称你灵气耗尽,方才将我唤醒。后来我醒后,他又一再强调让我将梦中情景告诉你。如果不主动告诉他,他一定会误会我的梦境在表述某种愿望……”

“不会。”蓝辰慢慢松开了我的手,很确定的说,“他同我提及洪荒初始,你总是做梦梦到他的事,那时你也会在梦中呼唤他的名字。明烨这么说,只是担心这次的梦境和之前的梦境一样带着某种预示。所以希望你将梦中之景告诉我,帮我渡过某个危机。”

危机?

“我没有梦到任何有关危机的事啊,我只是梦到了一些比较无厘头的事。”

“比如呢?”

蓝辰依旧认真看着我问,我只好寻思着作答:“梦境的前半部分,或多或少,比较符合事实。但并没有梦见你们俩儿躲着我,避而不见,避而不谈的场景,只是后面梦见三泉镇危机时,突然梦见许天雨出现。你知道她是谁吗?”

蓝辰摇头,眸中充满狐疑。

是了,这便是梦境与现实的最大不同。

有些事,是只有我知晓,他们并不知晓的。

但在我的梦中,这些事却发生了改变。

事实上,明烨和蓝辰第一次见我的父母,都是在我们各自成婚时。

天荒十一万年,我和明烨算是奉子成婚。那时我已经怀有云箩,明烨在得知这个消息后,三天三夜、不眠不休,召集九重天所有人手,策划了一场盛大婚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