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三国之无限召唤 > 第二十二章 猖狂泰山寇

第二十二章 猖狂泰山寇(第1/2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离开糜家庄,当晚陶间于朐县外安营,此日拔营,八百陶家军改道向西进入东海国腹地,数日后沿沂水,不日便进抵东海国和琅邪国交界,即丘县一带。

沂水发源于泰山,自北向南贯穿琅邪东海二国,琅邪国主要城池,基本都位于沂水两岸,包括国治开阳城,亦位于沂水西岸。

陶商欲往开阳赴任,自然要沿着沂水北上。

即丘城则位于开阳以南百里,乃是琅邪国最南面一城,处于两地交界之地。

臧霸手下有孙观、吴敦、尹礼和昌豨四将,其中昌豨就率一千泰山寇,驻扎于即丘城,为其拱卫南大门。

陶商想进入琅邪,必先要过昌豨这一关。

是日午后,陶商率八百陶家军,进抵即丘以南,离城五里安营扎寨。

营盘安顿停当,已是黄昏时分,陶商遂尽起八百兵马,直抵即丘南门一线。

此刻即丘城南门一线,已是旗帜飞舞,刀枪林立,千余泰山寇严阵以待,一面“昌”字大旗,在城头耀武扬威的飞舞。

“主公,看这副阵势,这个昌豨很显然是不打算放我们入城中。”身边的徐盛皱眉道。

“先礼后兵吧。”陶商轻叹一声,扬鞭传令一名信使,持了刘备的文令,径往即丘城而去。

毕竟陶商乃是奉了刘备之命,前来琅邪赴任,从名义上来说,无论是臧霸还是昌豨,都应该算是他的部署,不管怎样,他还是先要试一试,刘备的命令是否管用,能不用武力就收编了昌豨自然是最好不过。

尽管陶商心中已有准备,这种希望几乎渺茫为零。

一骑信使策马飞奔,直抵城门之外,手扬着刘备文书,道明了来意。

片刻后,城门竟然打开,放了信使入内。

城头之上,面目狰狞的昌豨,正盘坐在案前,大碗喝着酒,大口吃着肉。

左右伺候的士卒们,个个都战战兢兢,不时将一颗颗煮好的肉球,颤巍巍的端给昌豨。

旁边的大锅中,还在煮着几颗同样的肉球,鲜血淋漓。

那一颗颗肉球,竟然是人的心脏。

“好吃,痛快,这世上还有什么能比这人心更美味啊,哈哈——”昌豨狂嚼一口,豪饮一碗烈酒,如野兽般狂笑。

正吃得香时,陶商信使上得城池来,将刘备文书一亮,拱手道:“我主陶商,奉刘州牧之命,前往开阳城赴任琅邪国相,州牧大人文令在此,请将军过目,若查验无误,就请将军出城拜见新任国相。”

左右泰山寇将文令接过,奉于了昌豨。

昌豨却看也不看,一把抓过直接扔进火炉,不屑骂道:“什么狗屁文令,琅邪国是我们泰山军的地盘,什么时候轮到陶商这个废物纨绔来染指,回去告诉你家主子,赶紧给老子卷铺盖滚蛋,不然惹恼了老子,把他的心剜出来煮了吃。”

信使脸色一变,未想对方竟然这般无礼,只得撑着胆子道:“昌将军,这可是刘州牧的文令,你们岂敢违抗?”

“哈哈哈——”昌豨狂笑一声,不屑道:“我泰山军只听臧大哥的,就算是皇帝老子的旨意,咱们也把它当成擦屁股纸。”

“你……你……”信使即惊又怕,一时不知所已。

昌豨却已被惹烦,从地上一跃而起,怒骂道:“不识趣的狗东西,唧唧歪歪烦死老子,你是找死!”

话音未落,昌豨已拔刀出鞘,还未等那信使反应过来,手起刀落,一颗人头便已滚落于地。

信使那无头的尸体,脖颈喷涌着鲜血,轰然倒地。

昌豨走上前来,刀锋在尸体的胸膛间划了几刀,剖出了一个口子,他竟挽起袖子,把手伸进尸体的胸膛中,徒手将那一颗血淋淋的心脏掏了出来。

昌豨舔了舔嘴角,甩手将那颗心脏扔进了热水沸腾的锅中,再将刀锋在尸体的身上擦干净,大喝道:“把尸体给老子吊起来,我要给陶商那纨绔一个下马威。”

左右心惊胆战的泰山寇们,这才被喝醒,匆忙着信使无头无心的尸体拖起,用绳子高高挂在了即丘南门城楼上。

城外处,陶商正静静的等候,他已准备好昌豨藐视刘备的文令,把他的信使驱赶出来,然后他就可以先礼后兵,想办法用武力攻下即丘。

“主公快看,城楼上有动静。”花木兰眼尖,突然指着敌城叫道。

陶商和樊哙几人,皆凝目向着城楼方向看去,果然见有一具血淋淋的尸体,像旗帜一样,被高高的吊了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