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公主殿下又要嫁人了 > 第四章 为了自己好?

第四章 为了自己好?(第1/2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孩子!来!到爹这里!”江廉昌宠溺的朝着江纪舒招手道!

“咳!咳!”这时候那老太君朝着江廉昌使了个颜色!

“母亲,寒冬尚未完全褪去,虽然已是临近初春,天气变化异常,您还是要注意身体的!”江廉昌随即道!他知道对方想要说什么,但他也是一家之主,要找到一个平衡点,自己的闺女还得自己疼!

“我儿真是孝顺!母亲晓得了!”老太君脸色有些不正常道!这话明显是话里有话!只要置身于那种场景,是个正常人都能听出!

家主自然是一家之主,就算是身为家主的母亲,有时候也不得不听从!

“既然人都到了!那就吃饭吧,想必大家都饿了!”柳氏随即道,她是个聪明人,看得出此刻已经处于爆发的边缘了,作为一家主母,这时候自然是要显示出自己的作用,不然以后还怎么在这家里混下去?

江纪舒迟疑了片刻,也没有好的去处,便走到了江廉昌的边上,江廉昌江她安排到自己的右侧。

随着江纪舒落座,江廉昌将各种吃食夹给对方,恨不得将天底下所有好的东西都给对方!才肯罢休

柳氏和江婉儿看着对方,眼睛里流露出了满满的嫉妒,在江婉儿的记忆里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待遇,就算是那位尚在襁褓的儿子江天晓也是如此,这个爹爹只是偶尔的看望一下,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忙公务,很少会像现在这样!

至于柳氏更是如此,或许在其的记忆里,自己的丈夫从来都是严厉的人,几乎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温柔的一面,如今却展现得淋漓尽致!

老太君在宴席开始不久之后便在仆人的搀扶之下颤颤巍巍的离开了!

江廉昌而已只是朝着老太君礼敬了一下……!

柳氏和江婉儿吃的都不是很好,中途便离开了,或许这真的只是江纪舒的接风宴,江廉昌和江纪舒几乎将其余人隔离在外……!

“母亲,到底谁才是嫡长女?为何爹爹那么喜欢那个来路不正的庶女?”回到闺房的江婉儿看向柳氏气愤的问道!

“我也觉得奇怪,为何会这样,你爹爹居然为了那个江纪舒顶撞老太君,在这之前就没有发生过!”柳氏也想不通,毕竟这宠爱有些过分了!

“可爹爹为何又在她小的时候对其爱答不理,还让让其跟着那个师傅?不跟着自己?”江婉儿好奇道!

“婉儿,看来以后我们得承认江纪舒的存在了!你也多注意,她到底有何不同?”柳氏思索道!

“我知道了,娘你说爹爹以后就不关心我了?”江婉儿有些哭腔的问道!要知道古代在家庭里的地位一般都是由家主决定的!“家天下”等伦理纲常的观念是深入人心的!

“不会的!母亲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的!”柳氏沉声道!

身为主母,柳氏自然要为自己的子女以及自己考虑,如今的这种局面明显已经是威胁到了对方的地位!

“婉儿,你就按照母亲说的做……!”

吃好饭,江廉昌拉着这个闺女在江府散步,江纪舒也倒是并未拒绝,而江廉昌的目的自然是在这期间谈点心里话,增进父女之间的感情!

“爹!母亲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时候的江纪舒突然问道,这也是她为数不多叫对方为“爹!”

对于江纪舒来说,母亲这个称谓仅仅停留在回忆里,或许在回忆里也已经模糊了那张母亲的脸,五岁的孩子到现在还记得多少?已经整整十年了啊!十年的时间谁知道会抹去多少记忆?

江廉昌微微一怔,不知道如何开口,他今天是高兴的,自己的闺女终于开口叫自己父亲,而不是老头,但是也有感伤,因为江纪舒的问题,一些不愿意想起的回忆在逐渐的出现!

“她,她!纪儿,原谅父亲,父亲不想骗你,所以,父亲不能说!对不起!”江廉昌眼睛微红的看着江纪舒,眼神之中充满了满满的愧疚!

“为,为什么?”江纪舒一怔,她想不通为什么,自己是她的女儿,凭什么没有资格知道?”江纪舒满脸的不解和疑惑,到底是有什么不能让人知道的秘密?

“等到时机到了,我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你,但不是现在!”江廉昌思索了片刻说道!

江纪舒没有再问,她知道那都是徒劳的!

“那你这次叫我回来是为了什么?”江纪舒知道这样下去也问不出个所以然,岔开话题道!

“是这样的,纪儿啊!你如今已是及笄之年,到了婚嫁的年龄,为父想着给你寻一门亲事?你意下如何?”江廉昌的口吻明显是商量性的,试探性的,大概是想知道自己闺女对此事的态度!

在古代十五岁的时候称为“及笄之年”,这个年龄段可以说已经正式到了女孩子嫁人的年龄段,这个“笄”字,就是所谓的结发而用笄贯之,表示年已及笄。

“纪儿,这婚嫁乃是终身大事,父亲这也是为了你好啊!当然了,纪儿,你若是有什么想法都可以和父亲说!父亲定然尽力满足你的要求!”

“好!”江纪舒点了点头,她知道自己现在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这一事实,而且她的建议也从未被重视,或许今天对方对自己的关心只是一时间兴起,明天又变了,因此她觉得争论是毫无意义的,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定然是做无用功,愚人之法,但是也可以有意外……!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啊!”江廉昌露出淡淡的笑容,或许在其的眼中,为自己的闺女选得一佳婿,还觉得是对其的补偿,但是却没有问自己的闺女是不是愿意,可想而知古代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对人的残害有多深?

江纪舒只是嘴角微微一动,看不出其开心与否,随即她便告别了江廉昌,然后在娟儿丫鬟的陪同之下来到了自己的闺房!

房间内,江纪舒从包袱之中拿出了一张卷起的画像,把画像挂在了床头的位置,画像上是一对母子,女子面容有些憔悴,五官也不是很清楚,至于另一人,则是扎着一揪马尾辫,母亲俯视着孩子,牵着孩子的小手,似乎在说些什么……!

江纪舒看着画像,渐渐地,有些出神了,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变化无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