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公主殿下又要嫁人了 > 第三章 言辞交锋

第三章 言辞交锋(第1/2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双利啊!莫哭,莫哭,母亲知你心性,绝对不会做出如此过分的事情,定是有人从中作梗,栽赃嫁祸于你!”这时候那老妇声音幽沉的说道,这话很明白了,所有的错都是江纪舒的,这就是原罪,反正什么都是江纪舒的错!

此刻的江纪舒心里是苦啊!从小到大这个家里,为什么这些人都是如此的厌恶她,每一个看向她的眼神都巴不得她死了才好!

“也罢!夫君既然不想见到我,那好,我带着婉儿,天晓回娘家!”这机会柳氏怎么可以放过,立马再补一刀!其实这里江天晓才是关键!那可是他们老江家未来的根啊!这老太君怎么可能让其将自己的小孙子带回去!更何况,古代都说:“嫁出去的女儿,就像泼出去的水!”这回娘家除了探亲其余的时间谁会隔三差五的回去,这是要闹笑话的!这柳氏说要回去只是在逼江廉昌而已!

江廉昌自己更是一个头三个大,这俗话说的好啊:“清官难断家务事,”这南江府被他治理得风调雨顺,可是呢,这家里的事情却很难理清!

“孝、悌、忠、信、礼、义、廉、耻。”这是做人的根本,而这其中的孝自然是针对自己的父母,此刻自己的老母亲在此,他至少不能对其放肆!

“双利莫哭,母亲为你做主,至于你带着婉儿和天晓回娘家的话还是莫要再说了,我这就让廉昌给你表个态!”

“呜呜呜……!”那柳氏不语,只是一个劲的再哭,而跟在其身后的江婉儿也在哭,躺在奶娘怀里的江天晓或许是因为被吵醒了也在哭,江廉昌差点就两眼一抹黑,晕过去了!

“廉昌,你赶紧给双利表个态,母亲就不和你计较了,”说话的时候还不忘恶狠狠的瞪江纪舒几眼,似乎在说:“你就是祸害,一回来就把家里弄得鸡飞狗跳,不得安宁!”随后老太君颤颤巍巍起身拄着拐杖,这时候一个侍女立马上前搀扶着老太君,然后朝着自己的小孙子而去,“喔,乖孙,莫哭,莫哭,”那满是皱纹的手挑逗着奶娘怀里的江天晓!

江廉昌看了看江纪舒,满脸的愧疚,此刻的他已经没有了选择,直接被老太君和柳氏给逼到了墙角,不表个态是不行了!

江纪舒也看到了投射过来的目光,随即看向江廉昌笑了笑,然后微微的示意,反正自己已经受了如此多的不公和白眼,也不差这一次了,而且从刚才老爹的眼泪中,她看不出对方是虚伪的,她身为女子,本就感性,她如何能够不感动,此刻老头有难处,她还是有些怕老头气死了,所以率先表了个无言的态!

“夫人啊!今天是为夫说话重了!”江廉昌的那方块脸勉强挤出点正常的容貌说道,但眉头紧蹙,明显的心口不一!

“夫君也是为了纪儿一时间着急,贱妾怎么会责怪夫君呢?”柳氏也是个聪明人,见好就收,不再逼迫,随即欠身道,再逼下去,对方发作,估计老太君在此都怕不管用了!

“既然纪儿喜欢娟儿这丫头,那便让她以后跟着纪儿吧!”这时候的柳氏再次补了一句,自己可以主动的说,总比被动好!

江纪舒就是满脸看戏的表情,好像在说:“老妖婆,你继续演,我看着…..!”

“甚好!甚好!廉昌啊!母亲再叮嘱你一句,你要是敢把我的孙子吵没了,你就别再喊我娘,而且夫妻之间有些分歧是常事,干嘛大动肝火?心平气和的不就解决了吗?”老太君说完便在家仆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离开了,从始至终,就没有正眼看过江纪舒,好似跟本没有这个人一般!

“婉儿,还不来见过你的姐姐?”江廉昌随机看向江婉儿道!

此刻江婉儿的脸上还有着泪痕,神情也有些木讷,面对父亲的突然要求,她不敢违抗,蹑手蹑脚的江婉儿走到了江纪舒的面前,轻喊了一声:“纪舒姐姐好!”

“婉儿妹妹好!”江纪舒随即微微的笑着道!

“看到你们姐妹如此和睦,我也放心了!”此刻的人江廉昌终于露出了些许的笑脸!

“夫君所言极是,纪舒和婉儿估计是还有许多的话要说,我们先去准备膳食,给纪舒接风洗尘!”这些话也算是缓和了一下当前的紧张气氛!

“如此甚好!小辈之间的事情我们就不要掺合了!”江廉昌随即便带着柳氏离开了!

此刻的丫鬟娟儿也已经醒了过来,小丫鬟很自觉的拿着江纪舒的包袱朝着后院西边的一处小院而去,后面跟着的自然是江纪舒和江婉儿!

小院不是太大,但是很静谧,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小块翠竹林,然后便是一个横贯东西的池塘,塘内有着四五座大大小小的假山和刚刚身处绿色的荷,似朝天指一般,假山的周围有着鱼群在嬉戏,一座约长五六米的桥梁架在池塘之上,走过便是一处房屋,房屋共有三间,分别是一间主屋和两间耳房!

推开主屋,屋子内被布置得很温馨,很漂亮,但是都没有吸引道江纪舒的目光,她只是很随意的坐在了桌子前,双手杵着下巴,思维或许早就神游太虚了!

“小姐!我先去给您打水!”娟儿说完,便小心的退出了屋子!

“姐姐,你先换洗一下吧!你这副打扮一点都不像大户人家的小姐!”江婉儿的话听起来感觉有些嫌弃对方的意思,但江纪舒也不说什么,毕竟是事实!

江纪舒随即点了点头,对此她不排斥,大户人家都是要脸面,有哪个大小姐穿得和她一样,虽然不是破破烂烂,但是却有些陈旧,头顶的发簪也是非常的随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