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阴阳混沌决 > 第三十五章 一笔勾销

第三十五章 一笔勾销(第1/1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林浪的话深深地刺激到了古天河,“小子,你莫以为我古家好欺负不成?”古天河咬着牙看着林浪说道。这小子的嘴很紧,一点都不透露自己的底细,这小子能带着空间戒指想必也是有点名气的人家,这些实在让他有点顾忌。“看清楚,好像是你古家在欺负我吧?”林浪嗤声说道。“你.....那就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如此狂傲的资本。”古天河话音刚落,单手如毒龙般探出,直取林浪的咽喉。林浪看着裹挟着破空之声而来的古天河。寒声说道:“炼体八层?不错,不错。既然你要动手那我就陪你。”古天河闻声便知不好,可是回身已然不及,林浪同样单手探出直取古天河的咽喉,只见林浪五指间银光缭绕,那古天河冲来的身形便定格在空中,那探出的手死死地捂着自己的脖子。古天河的眼中满是惊骇,林浪单手探出,将古天河凌空掐住。此刻古天河满脸憋的通红。双脚疯狂的乱蹬着。突出的眼珠死死地看着林浪,满是恐惧。林浪眯着眼睛看着悬空的古天河,“这样的结果你满意么?我是否有那资本?”林浪缓缓地问道。“咔~咔~”古天河眼睛都开始翻白了。“不要!!”一声满含焦急的声音传来,一个绿色的身影扑到林浪的面前。正是古歆禅。少女死死地抓着林浪单手抬起的衣袖,满眼含泪,“不要,求求你放了我爹爹吧,你要怪就怪我,求求你不要杀我爹爹。求求你了。”古歆禅整个人都处在惊慌之中,没想到自己一时的折腾竟然闹出这么大的事。眼看着自己的爹爹竟然被那个坏人一招制服了,现在还有生命危险。慌忙不顾一切的跑出来,这件事是因为自己而起,要杀就让那坏蛋先杀了自己吧。古歆禅抱着这样的心态苦苦的哀求着林浪。林浪此刻顾不上少女的哀求,冷眼看着旁边蠢蠢欲动的三个老者,以及旁边早已经吓得愣住了的古老爷子。“不怕死的话,你们三个一起来好了。”林浪看着三个供奉眼里没有丝毫的畏惧,自己的九转炼阴决到了二转还没有全力出过手呢。看着被惊住不敢在有动作的三个老者。林浪看着空中的古天河讥讽道:“看来你请来的三个供奉是指望不上了,还有什么帮手么?”“不要,求求你不要。”古歆禅看着自己的爹爹痛苦的样子,惶恐中一口向林浪的手臂咬去,“哎呀。”少女一声痛呼,捂着嘴跌倒在地。林浪皱了皱眉头看着古歆禅,另一只手也抬起来缓缓地向着她伸去。“不!!”古老爷子缓过神来以为林浪要杀古歆禅忍不住惊呼出声。“木风,看在老朽的面子上,不要啊。”古云连忙冲了过来一拳向林浪的脑袋砸去。林浪伸手的动作略微一缓,随即不管不顾的继续向前探去。“嘭”的一声,古老爷子的拳头结结实实的砸在了林浪的脑袋上林浪的脑袋歪了歪便恢复了正常,古老爷子此刻已经呆立在原地。三个供奉看到这一幕更是心底一颤,幸亏刚才三人没有冲动。

“老爷子,以你炼体五层的级别力道还是略显不足的。”林浪那只探出去的手还是伸到了古歆禅的旁边可是只是拉着少女的藕臂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看着依旧在空中挣扎的古天河林浪陡然感到失去了性趣,觉得索然无味。便缓缓地收回了手,古天河“噗通”一声砸在地上。林浪看着依旧在抽泣的古歆禅,面无表情的说道:“我知道你并无恶意,我也不会为难你。”随即又看向跌坐在地上正在拼命呼吸的古天河说道:“你要杀我本事还不够,看在古老爷子的面子上,这次便不与你计较。”接着又看着呆若木鸡的古云说道:“老爷子,我受你一拳,咱们以后再无牵扯。”林浪说完看着那三个畏畏缩缩的供奉不屑的说道:“废物。”三个人听了面色顿时涨红,可是却不敢有丝毫异动。古歆禅呆呆地看着眼前气势如宏的少年。“你们古家冒犯我的赔偿就是古老爷子后面的那座竹楼了。我以后会住在里面。希望你们古家庄的人不要去打扰我,不然,来一个我杀一个。”林浪寒声警告道。自己现在还是躲在古家庄比较安全,毕竟古家庄自己还能震慑的住,自己躲在这里也比较安全。外面不知道有多危险呢。更何况还有漫天追捕自己的青云剑宗。林浪说完这些便不再理会他们,单脚一抬,个人便凌空射入夜空消失不见。

“爹爹,爹爹,你怎么样了?”见到那个坏人走了古歆禅连忙跑到跌坐在地上的古天河身边关切的问道。“没,咳咳...没事。”古天河哆嗦着说道,眼里的恐惧还是浓郁的化不开。那三个老者此刻更是无脸待在此处,相继掩面告退。“唉....”古云缓过神来怅然若失一声长叹,随即走过来帮着古歆禅将古天河扶到椅子上面,“家主,今天的事情有欠考虑啊。”古云没想到事情最后会是这样,木风那孩子自己之前还是觉得很不错的。可是,想到林浪刚才的手段,古老爷子整个人一阵激灵。一招制服了炼体八层的古天河,硬受自己炼体五层的全力一击。这人如此年少怎么强到到了这等地步!“云叔,我也是没办法啊,我得为整个古家庄的安全考虑啊,之前我就收到消息好像另外的胡家和雨家要对我古家不利啊,我不得不多个心眼啊,不过现在也好,至少明白了这个木风至少对我古家庄没有恶意,也不是那两家请来的人。我是死也值得了。”古天河微微的叹息着。古云闻言也只能摇头叹息着,这事情谁都无法判断到底怎么才算对的。“爹爹,都怪女儿任性,以后蝉儿再也不胡闹了。”古歆禅娇躯微微的颤抖着,这次真的吓到了,差点看着平日疼爱自己的爹爹死在自己的面前,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一时胡闹,古歆禅想着想着眼泪又簌簌的流落下来。“唉,蝉儿,你该长大了。古叔告诫族人最后排的竹楼视为禁地,不可接近,违者族规处置”古天河也是微微一叹。“你们都下去吧,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古天河闭着眼睛缓缓地挥了挥手。待得古云拉着依依不舍的古歆禅走后古天河又是一声长叹,“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此子怕是有塑魂境的实力了吧!!”

“古爷爷,听说那个坏蛋是跟你一起回来的?”屋外面古歆禅拉住古云问道,看着古歆禅脸上犹然带着泪痕,古云转眼看向别处说道:“大小姐,木风其实本来.....”古云将他和林浪相识和相处的种种娓娓道来,脸上似惋惜,似怀念。“唉....”说完后古云整个人仿佛老了很多,不在理会仍旧入神的古歆禅,转身投入黑暗中。“木风,木风,,,,”古歆禅嘴里低声的嘟囔着,随后一跺脚嗔道:“坏人,有什么了不起的。”随即便嘟着嘴转头离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